美将再次经历疫情“寒冬” “抗疫政治化”导致应对不力乱象丛生

  美将再次经历疫情“寒冬”  “抗疫政治化”导致应对不力乱象丛生  □ 本报见习记者 王卫 本报记者 吴琼  新年假期临近,美国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居高不

  美将再次经历疫情“寒冬”
  “抗疫政治化”导致应对不力乱象丛生

  □ 本报见习记者 王卫 本报记者 吴琼

  新年假期临近,美国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居高不下。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HU)的统计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2月23日下午6点,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51784213例,死亡813872例。过去24小时,美国新增确诊271005例,新增死亡2089例。公共卫生专家警告称,美国今年将再次经历疫情“寒冬”。

  美国疫情何以至此?说到底是“抗疫政治化”导致应对不力,乱象丛生。

  疫情指标严重反弹

  美国各项疫情指标在经历今年九、十月份的缓和期后,近期再度反弹。当地时间19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院长柯林斯警告称,如果美国人不注意防疫,那么这个冬天,美国日增确诊可能会达到100万例。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10日发布的每周疫情数据显示,全美7天平均日增新冠确诊病例约11.8万例,较前一周增长37.3%;7天平均日增死亡病例约1100例,较前一周增长27.8%;7天平均日增住院病例约7400例,较前一周上升15.9%。目前日增住院病例数与一个月前相比增长近50%。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所在的纽约州,病例增速持续走高。当地时间20日,纽约州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州单日新增确诊23391例,连续第4天创下日增确诊的新高。值得注意的是,截至当天,纽约州确诊了192例奥密克戎毒株病例,其中大约五分之一来自纽约市。不过,由于纽约州仅对3.6%的阳性样本进行了测序,专家认为,实际的奥密克戎毒株病例数要多得多。

  秋季复学以来,儿童成为美国受疫情冲击最大群体之一,新冠病例持续激增。美国儿科学会和儿童医院协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16日,美国新增儿童新冠确诊病例近17万例,较前两周上升近28%;自疫情暴发以来累计报告近740万例儿童确诊病例。美国单周新增儿童感染病例数已连续19周超过10万例。自今年9月第一周起,已累计新增超过230万例儿童确诊病例。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老年人群在此次疫情中遭受的冲击之大,远远高于其他年龄群体。据报道,截至13日,美国累计死亡病例的75%,也就是约60万死亡病例为65岁及以上的人群。这相当于每100个老年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疫情对7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口的冲击更为致命,这一年龄组每60人中就有1人死于新冠。新冠已经成为65岁以上老人的第三大死因,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超过糖尿病、意外、阿尔兹海默症等。

  新型毒株加速传播

  拥有雄厚经济实力和领先医疗水平的美国,如今却成为世界上新冠确诊病例最多、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首先是高传染性变异毒株加速传播。CDC近日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奥密克戎毒株已成为在美国传播的主导型新冠毒株,占到新增病例数的73%,在纽约地区以及西南、中西部和西北部太平洋沿岸占比更高。据路透社消息,当地时间20日,美国报告首例因感染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死亡病例,患者来自得克萨斯州哈里斯县。

  其次,新冠病毒检测能力依旧不足。在德尔塔毒株和奥密克戎毒株的双重影响下,美国对新冠病毒检测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全美各地民众为进行检测排起了长队。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9日报道,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玛拉·阿斯皮诺尔认为,检测和隔离是缓解疫情的有效手段,而检测是核心,也是隔离的必要条件。虽然美国政府反复强调有足够的检测能力,但显然目前的检测能力不足,这给疫情防控带来很大隐患。

  第三是未接种疫苗的人群基数仍然很大。CDC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说,疫情防控的最主要手段是接种疫苗和戴口罩。然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美国新冠疫苗全程接种率只有60.84%。众多公共卫生专家对美国疫苗充足但部分民众接种意愿不高感到很遗憾。

  此外,冬季和假期人员聚集导致疫情形势严峻。疫情发展存在季节性因素,在气温较低的秋冬季节通常新增病例数会上升。而新年假期临近,大量民众出行,聚会活动、室内活动也大幅增多,病毒传播风险进一步加剧。“让人担心的是,随着假期的临近,新冠病毒传播率已经太高了。我们肯定会迎来下一个感染高峰。”约翰斯·霍普金斯-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安伯·德苏扎说。

  政治分裂阻碍抗疫

  外界普遍分析认为,“抗疫政治化”自疫情之初就成为美国一大顽疾,至今仍愈演愈烈,使得美国抗疫工作总是无法形成“合力”,最终贻误抗疫最佳时机,导致抗疫溃败。

  一直以来,严峻的疫情形势客观上要求美国整合全国公共卫生资源、动员全社会力量进行应对。但现实是,美国两党在抗疫方面存在严重分歧,联邦和州政府相互掣肘,始终未能形成全国统一的抗疫方案。联邦机构和传染病专家制定的防疫措施或被延迟,或被搁置,即便执行也往往大打折扣。

  据报道,为应对变异病毒加速传播,美国总统拜登今年9月出台疫苗强制令,原计划2022年1月4日起实施,但已被共和党人主政的多个州诉诸法院后叫停,民主党阵营内部对这一问题也存在分歧。

  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9月的一份调查显示,美国人对于接种疫苗的态度,党派归属仍是最大区别之一。数据显示,倾向于民主党和无党派的受访者中,86%的人已至少接种一剂疫苗,而倾向共和党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为60%。

  党派极端对立、政治高度极化、社会严重撕裂的背景,让美国两党在疫情防控中陷入“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博弈,也让“美利坚合众国”变成了“美利坚散装国”。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遗传学家埃里克·托波尔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是“应对疫情最盲目的国家之一”。

  多名卫生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认为,美国在科学问题上存在非常令人担忧的政治分歧,这阻碍了美国应对疫情的进程。

  “公平地说,美国仍未走出疫情的困境。”美国JHU流行病学家克里斯·拜尔在回顾2021年美国疫情时指出。

  国际社会认为,美国政客关心政治私利大于民众生命健康,折射出不仅是其制度失灵的深层次问题,也是对其一向标榜的“民主”“人权”的最大反讽。随着奥密克戎毒株的肆虐和确诊、死亡病例的持续攀升,公共卫生专家担忧,美国不得不在告别2021年时再次经历疫情“寒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