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 最古老一本可追溯至明朝

武汉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最古老一本可追溯至明朝爱书的老板把书店当书房。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在武汉,有一家开了33年的二手旧书店,名叫集成旧书社。

  武汉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

  最古老一本可追溯至明朝

爱书的老板把书店当书房。

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

  在武汉,有一家开了33年的二手旧书店,名叫集成旧书社。店面不大,藏在武汉大学附近的一条小巷里。老板吴恒熙今年75岁,酷爱淘书、赏书、集邮、听交响乐。他介绍,书店目前有二手书四五万册,最古老一本出自明朝,书中内容为诗经赏析。

  这里的书都不还价

  有书友从南京赶来买书

  集成旧书社位于小巷静僻处,离武汉大学大门500米距离。书店百十来方的空间,各类旧书分门别类、整齐摆放。记者踏入店中,观得爱卷之人或静默伫立,或脚步轻慢,唯恐惊了旁人。传播、医药、生化、建筑、社科、理工、经济、法律、文艺、考研、外语,各类书牌古朴,但字样醒目,像是与读书人打着招呼。记者观察发现,店中书籍虽门类众多,显眼的却还是人文社科类,《东周列国志》《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等旧书琳琅,无一不彰显着收书人的品位。

  书店1988年开张,至今33年。起初只是收些中小学课本、教材在卖,后来随着往来的大学校长、教授和艺术家越来越多,几至汗牛充栋,巅峰期藏书10-12万册。令人扼腕的是,2015年、2016年的两场大水,让旧书损失了三分之二。“2015年淹了两层,2016年淹了四层,这些书我赶紧抢救出来,告诉书友,谁若喜欢便拿去。损坏了的书我是不卖的,送给有缘人。”吴恒熙介绍,此番过后,旧书还有四五万册,现在藏书也格外小心。

  近两年来,吴恒熙下午才到店里。多半时间,他都在门口书桌前清点书籍,观品相、看批次、品意蕴,终用铅笔在末页写上价格,再摆到书架上。“我这里的书都不还价,尾页有价格,觉得值就买单。”他介绍,前两周一位南京来的书友在这里淘了四五本,大约800元,旁人插了句话,“这么贵?”南京书友马上应道,“你不懂,这些书啊,值这个价!”

  对于定价的道理,吴恒熙从不讳言。“有些书收得容易,店里还有五六本,价格当然便宜;有些书流通得越来越少,很长时间都收不到一本,那必然涨价,贵也有贵的道理。”他说,这都是几十年来积累的经验,不需多言,懂的都懂。

  不找“一般的书”

  吴恒熙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武汉人,从小就爱看书,尤觉旧书别有滋味。“小学五年级,我就开始看线装书,那时候书是稀罕物,没钱买,逮着机会就赶紧看,而且越看越有味。”吴恒熙说,你问我喜欢哪种书,其实,那时候看到哪种就喜欢哪种。“小时候凑巧看的都是《唐诗三百首》《宋词》这些诗词歌赋的书籍,到现在,我也还是爱看这些。”

  不找“一般的书”,就是吴恒熙的淘书标准。吴恒熙告诉记者,因为毗邻高校,大学校长、教授来的很多。“我们最大的功能就是帮他们找他们不好找,或者找不到的书。”此外,周边地市县的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也会联系到吴恒熙,让他寻一些档案或文献书籍资料,这方面他有经验,寻到后也很有成就感。

  说到目前最古老一本旧书,记者几番请求,吴恒熙才小心翼翼拿出,供记者观赏。“我喜欢诗词歌赋类书籍,我收过大清版、少量的明版,目前还未收过宋版。”吴恒熙指着一本出自汲古阁的明朝旧书告诉记者,这本《<诗经>之六》就是目前这里最古老的一本旧书。记者观察发现,该书略显破旧但字迹清晰,旧书被包书纸包上,保存精心。随手翻开,《关雎》《氓》等篇目还能清楚看到字样。吴恒熙告诉记者,这本书收了两三年了,当时一位市民觉得他能识货便送了过来。“一般时候我都将它束之高阁,不轻易拿出来给人瞧,我相信有缘的人会问到。”

  爱书的老板把书店当书房

  “找书、卖书、看书是休息和享受”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三十多年来,吴恒熙与许多淘书人结成了朋友。

  记者采访当日,恰有一位白胡子老人前来寻书。老人进门便问,“这里可有《中国山水文化大观》啊?” 吴恒熙稍作思考,“卖过,目前没有,但一周之内一定跟你找到。”原来,白胡子老人便是当代实力派国画家江雪川。不到一周,吴恒熙便寻到这本,致电江雪川过来取。“这本书并不难找,而且发行时间也比较近,所以我敢跟他说一周内可以找到。” 吴恒熙告诉记者,电话里江雪川连声说“谢谢吴老师”,“他还叫我老师,我怪不好意思。”

  武汉大学教授罗教讲与吴恒熙相识就更久了。“我刚开店没几年,罗老师就过来买书,一直到现在,我们认识20多年了,他几乎每年都来,买的书都不便宜,少则两三万。”吴恒熙介绍,罗教授十分爱书,并且他买的书多是和其他老师或同学一起共用,集中在历史、哲学等人文社科门类。“现在他去深圳了,搬家时,书都装了几箱子,只要找书,就跟我打电话。”他说。

  除了到书店来买书,还有些书友在网上咨询。来自湖北荆门的老师吴叶,就是吴恒熙的网友,最近他在找一本《蒲圻方言》,吴恒熙寻得后立马给他寄过去。

  吴恒熙观察到,近年来到书店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有些年轻人看他年纪大了,还在忙前忙后,问他累不累?“我在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在找书、卖书、看书,这对我来说,就是休息和享受,怎么会累呢?”吴恒熙接着说,“一般人家里也没这么大个书房,这个旧书店就是我的书房,主观上我在休息、享受,客观上我在为社会服务。一个人在自己书房里,你说累不累啊?”

  文/记者徐佳 图/记者肖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