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发现商代墓葬 墓主或为土著集团最高级别贵族

太原3月9日电 (高雨晴 胡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9日发布考古新发现,当地考古人员在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发现两座商代墓葬,其中一座为晋陕高原黄河两岸发现殉人最多、

  太原3月9日电 (高雨晴 胡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9日发布考古新发现,当地考古人员在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发现两座商代墓葬,其中一座为晋陕高原黄河两岸发现殉人最多、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商代墓葬,从墓葬规模看,该墓主很可能是土著集团的最高级别的贵族。

图为M32椁室上部的火烧痕迹。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M32椁室上部的火烧痕迹。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2020年4月至6月,为配合国道209线改线工程建设,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吕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用地范围内勘探发现的38座古墓葬进行了考古发掘,其中36座为东周时期墓葬,仅在墓地西南部分布有两座商代墓葬,编号分别为M32、M21。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青铜短剑。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青铜短剑。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M32共出土铜、陶、骨、贝、蚌等共计51件(组),其中海贝(贝币)39件,毛蚶壳、骨环各3件,青铜短剑、绿松石管、蚌饰、陶罐、陶盆、陶三足瓮残片各1件。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罐。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罐。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值得注意的是,陶罐、陶盆、三足瓮,这三件陶器与青铜短剑,形制都很特别,可比较的同类器型较为少见。其中,青铜短剑的镂空剑柄、柳叶形矛身的作风,显示出浓郁的北方草原文化气息。目前可见与之形制最接近的有两件,均是在俄罗斯东北部的雅库特地区采集所得。这类铜剑独特的形制造型,为国内首次发现。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盆。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盆。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据介绍,墓主人发现时位于棺盖板上方,且头骨及上肢骨扰动严重,身下留有大面积朱砂痕迹。考古人员在墓室内还发现6具殉人。其中,2具为成年女性,年龄在20岁至35岁之间;1具为儿童,年龄约10岁;1具性别不详,年龄为18岁至25岁;1具为男性,年龄在15岁至20岁之间;还有一具为成年男性,年龄在25岁至30岁之间。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盆。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陶盆。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海贝。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为后石商墓出土器物——海贝。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该考古项目负责人、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馆员赵辉介绍,从目前的考古发现看,M32是晋陕高原黄河两岸发现殉人最多、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商代墓葬,墓葬椁室上半部分明显的火烧痕迹、墓主人遭严重扰动等暴力毁墓现象的存在,揭示了该区域多元文化背景下的复杂政治形势;其近方形的墓葬形制,为了解该区域高等级墓葬特征提供了新启示,特殊形制青铜短剑的出土也刷新了以往认识,是近年来晋陕高原商代考古的重要突破。(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