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呼吁关注技能等级证书互认不畅现象

  【今日关注】代表委员呼吁关注技能等级证书互认不畅现象  本报北京3月9日电(记者吴迪 王维砚)“你的高级技师证书是国家发的还是企业发的?”在今年全国两会上

  【今日关注】代表委员呼吁关注技能等级证书互认不畅现象

  本报北京3月9日电(记者吴迪 王维砚)“你的高级技师证书是国家发的还是企业发的?”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德州恒丰集团高技能教练王晓菲讲述了一段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含金量”被质疑的经历。2021年7月,她所在的企业获得了技能等级的自主评定权。然而,一家第三方培训机构在邀请她担任培训教师时,特别要求所持证书必须是国家发的,认为这样的证书更权威。

  “现在出现了技能等级证书跨企业、跨地区不互通、不互认的现象。”全国人大代表、宝武集团武钢有限公司首席工程师袁伟霞指出,虽然还只是个别现象,但将影响技术人才的跨企业、跨区域流动,亟待重视。

  推行职业技能等级认定是国家改革完善技能人才评价制度的重要内容,其中提出的“谁用人、谁评价、谁发证、谁负责”原则目的是充分发挥用人单位的主体作用。截至2020年底,全国已有1.2万多家企业、3400多家社会培训评价组织完成备案,全年620余万人取得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戴元湖介绍说,江苏省已有超过20万技能从业人员获得由用人单位和各类市场评价主体发放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评价主体权限的下放,既是国家改革的要求,也是释放市场活力的实招。”

  然而,在部分地区、部分企业,观念却还没有及时“跟上”。王晓菲代表表示:“在人社部门完成备案的企业和社会组织发出的技能等级证书均已‘上网’,人社部门也会对自主评定技能等级的过程进行监管,证书‘含金量’并不会打折扣。”

  题库设置的个性化,也是导致不同企业或地域互不认可对方证书的一个因素。戴元湖代表指出,不同的企业设置的题库往往偏向于本企业的岗位特征,如不加以统筹,确实可能会出现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现象。

  代表委员们指出,要让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互认、发挥应有的作用,认定主体要提升行业影响力。

  戴元湖代表认为,应当发挥行业龙头企业的引领作用,提升证书认可度和互通性:“一些行业龙头企业开展的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结果在业内往往具有引领效应,互通互认程度颇高。”

  袁伟霞代表建议,行业协会等团体组织在业内往往具有专业权威性,鼓励其参与水平评价,将会提高技能等级证书的认可度。

  戴元湖代表建议,在证书的通用性方面,要确保证书在人才统计、待遇享受、表彰奖励范畴等方面实现全网可查。

  袁伟霞代表呼吁,相关部门及行业、企业、院校等要共同参与,在认证方式、标准体系、职业分类、考试内容等方面共治共建,使职业技能等级评价标准既发端于产业、反映岗位需求,又能跨区域互通互认,促进人才的流动和发展。

吴迪 王维砚

吴迪 王维砚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