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宝妈提问:0-3岁婴幼儿托育难怎么办?

政协委员回应: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职业院校开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羊城晚报记者 柳卓楠 丰西西全国两会期间,羊城晚报“我有问题问两会”征集活动持续引发关注。随着

  政协委员回应: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职业院校开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

  羊城晚报记者 柳卓楠 丰西西

  全国两会期间,羊城晚报“我有问题问两会”征集活动持续引发关注。

  随着“三孩”政策的落地,“托育服务”成为许多家庭关注的热点问题。日前,一位90后宝妈王奇(化名)发来一条关于“0-3岁婴幼儿托育”的提问:她的宝宝刚刚一岁,夫妻因为工作原因,无法照护孩子,只能把宝宝送到托育机构。但目前婴幼儿托育机构相对紧缺,费用又高,想请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呼吁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帮助解决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难、托育贵的问题。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于欣伟回应了这位妈妈。她表示,今年自己提交了《关于加强生育支持配套政策的建议》,鼓励社会提供多样化的普惠托育服务,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在满足3至6岁幼儿入园的基础上,开设托育班招收1岁至3岁幼儿,提供托育服务。此外,还建议加快幼育人才培育与供给,政府应支持有条件的职业院校增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提供学费减免或者优惠,发放职业技能培训证书。

  现状:托育机构数量少费用高

  早晨8时上班前,将宝宝送到同小区的一个家庭托育机构,下午6时下班后再回托育中心接宝宝,这是广州90后宝妈王奇工作日的日常。她告诉记者,自己休完产假恢复正常上班后,只能将孩子交给托育机构帮忙代管,“但是离家近的托育机构比较少,价格又比较高,一个月近5000元,还很难找到靠谱合适的。”

  王奇的问题也是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随着三孩政策的落地,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照护成为很多家庭的“刚需”,但托育机构数量少、费用高的问题普遍存在。在2021年7月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介绍,全国现有0-3岁的婴幼儿4200万左右。据调查,其中1/3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的需求,但现在的实际入托为5.5%左右,供给和需求缺口还很大。

  此外,托育机构存在区域分布不均衡、民营和公办数量差异大的现状。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发布的《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现状与对策调查研究报告》中显示,以广东为例,珠三角地区的托育机构数量占全省的70%,而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仅占30%。民办托育机构数量占比69%,公办、家庭办、企业办等性质机构占比31%。79%的受访者希望多办公立机构提供免费托育服务。

  对于家长来说,托育机构贵、数量少是主要问题。而对于托育机构来说,则面临选场地难、办证难、师资缺乏、营运成本重等各种制约性的因素。一位从业者告诉记者,用地问题尤为突出,在人口密集居住的社区,因为土地用途受限或不能达到办园要求,无法开办机构,从而满足不了社区家庭婴幼儿托育需求。

  建议:大力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

  在今年全国两会中,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提到了关于完善托育服务的建议和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会副主委黄玲提交了《关于加快完善普惠性婴幼儿托育服务,助力国家政策落地的建议》。她建议大力推动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体系建设,探索多元化托育服务模式。首先可根据不同地区的消费水平,设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不同的普惠价格标准。其次,制定减免税收、租金、水电、财政补助等优惠政策,鼓励社会各方力量投入普惠性婴幼儿托育机构的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幼儿园增设托幼班,招收1-3岁婴幼儿。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于欣伟提交了《关于加强生育支持配套政策的建议》,提出要加快幼育人才培育与供给。提倡家政服务业拓宽业务领域,对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进行婴幼儿照护方面的专业培训。建议政府支持有条件的职业院校增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提供学费减免或者优惠,发放职业技能培训证书。开展学前教育相关专业中职、高职、本科衔接培养,符合条件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专业人才可参加职称评审。

  在民进中央向本次两会提交的党派提案《关于加快发展普惠托育服务 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的提案》中提出,将“每千人口拥有4.5个婴幼儿托位数”的指标逐年分解到位,在中心城区每个街镇至少开设1个普惠性托育点,非中心城区街镇按照人口结构和服务需求布点,以基本满足市民需求为目标,探索“社区化、就近化”的托育服务模式。

  “应当建立分级分类服务标准,推进托育机构多样化健康发展,普惠性托育和市场化托育都要有、都要办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对于普惠性托育服务机构,要同步落实场地等配套支持政策措施和收费标准、补贴政策资金预算来源;对于市场化托育机构,要及时明确资本准入条件和监管制度,稳定发展预期,形成健康的市场秩序。

  回声:广东已出台多项政策完善托育服务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养育负担。

  全国妇幼健康研究会婴幼儿养育照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婴幼儿照护与早期发展行业协会会长孙伟文表示,这是通过税收体制予以调节和保障的一项国家层面的生育经济支持措施,其层次更高、保障性更强、覆盖面更广、操作性更规范,对减轻家庭养育负担是大利好,也将对提振家庭生育子女的信心和意愿起到促进作用。

  从广东层面来说,近几年,为大力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广东开展了一系列实践探索。2020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了鼓励用人单位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幼儿园开设2-3岁托育班;将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作为急需紧缺人员纳入“南粤家政”工程等就业培训规划等举措。

  广东省“十四五”规划纲要第十八章第四节专门提出“加快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首次将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和托育服务提档升级两大工程纳入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重点工程。其中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到2025年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不少于5.5个,全省每个县(市、区)至少建成1家以上具有带动效应、可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托幼一体园所在公办幼儿园总量中占比不低于5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