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和田间,这群年轻“新农人”工作很精彩

  新华社长沙3月4日电 题:在乡村和田间,这群年轻“新农人”工作很精彩  新华社记者周勉、陈思汗  乡村振兴需要年轻人,农村也是年轻人可以充分实现自我价值的

  新华社长沙3月4日电 题:在乡村和田间,这群年轻“新农人”工作很精彩

  新华社记者周勉、陈思汗

  乡村振兴需要年轻人,农村也是年轻人可以充分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推进,“新农人”队伍里出现越来越多“95后”“00后”的身影。时值春耕,这群年轻人在广袤田野里干得怎么样?请跟随记者来认识其中几位。

  扎根粮田的创业者

  27岁的陈帅宇从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时,拒绝了一家有驻外机会的通信公司,打算回乡从事农业。做粮食经纪人的父亲全力支持儿子的想法,便带着他自驾17个小时,到粮食贸易做得火热的深圳“长见识”。

  这趟旅行让陈帅宇坚定了决心。2016年,他先是拿出在大学时创业赚到的钱开办了一家农资店,随后又来到常德市鼎城区,瞅准当时稻谷无处晾晒的市场机会,购置了4台烘干机为农民提供服务,第一年就赚了50万元。去年,他创办集农资配送、社会化服务和水稻种植、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全链条企业,仅品牌大米一项,就实现销售收入3000万元。

  “和父辈不同,我们这代人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农田之外。”陈帅宇说,自己不仅报名了高校的培训班,学习销售和管理知识,还将员工送到各地学习。

  当然,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创业初期,由于缺少人手,陈帅宇曾一天只睡3个小时,也曾在“双抢”时节被太阳晒得中暑。他说:“干农业虽然辛苦,但前景很光明,也给了我很大成就感。”

  充满信心的“乡村合伙人”

  比陈帅宇小2岁的蒋连超大学专业是测绘工程。他放弃了大型国企月薪6000元的正式工作,成了一名“乡村合伙人”。

  “我算是‘人才入股’。”蒋连超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湖南省沅江市胭脂湖街道南竹山村,帮村里办农庄、搞养殖,还做起了直播带货。

  2020年,蒋连超组建了销售团队,成员以“95后”为主,还包括2个“00后”。一年多时间,他们不仅帮南竹山村建立了“洞庭幺鸡”土鸡品牌,还取得了农产品线上和线下销售均超过200万元的成绩。“团队成员的平均年收入在7万元左右。未来几年,收入还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蒋连超笑着说。

  蒋连超说,尽管已经有不少大公司进军农产品网络服务和销售领域,看起来市场已是“红海”,但乡村的“毛细血管”还需要打通,大量具有地方特色的优质农产品还等待挖掘,这些都是留给自己和团队的“蓝海”。

  政策支持也给了蒋连超巨大信心。从村里的冷库建设获得70%的政府补贴,到团队入围沅江市“金种子计划”,2021年,各种补贴奖励解决了蒋连超在基础设施建设、平台设计等方面的燃眉之急,让他一展抱负有了更大空间。

  和农机打交道的“农业上班族”

  杨建斌是一名和农机打交道的“农业上班族”:每天上午8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偶尔加班。因为春耕来临,工作比平时忙一些。

  2001年出生的杨建斌毕业于益阳职业技术学院机电一体化技术专业,现在益阳富佳科技有限公司从事农机动力系统与变速箱组装调试工作。富佳公司有员工120人,其中“90后”“00后”近20人,尽管规模不大,却拥有40多项专利,是湖南省创新型试点企业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这是杨建斌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里学习机会特别多,发展前景也不错。”杨建斌常跟着师父到安徽、广东等地出差,学习农机新技术、分析市场新趋势,目前月收入7000元左右。

  在富佳公司所在的益阳市资阳区迎风桥镇黄花仑村,杨建斌是村民们眼中热心的好小伙。如果不加班,杨建斌下班后常常不直接回家,而是绕到村里或田边看看哪些老乡的农机需要维修。最近半个月,他已帮助准备春耕的老乡们免费维修了10多台农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