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着乡村振兴 一年接着一年干

本报记者 柴雅欣本期嘉宾:·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盘州市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永泰县希安油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卢玉胜·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

  本报记者 柴雅欣

  本期嘉宾:

  ·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盘州市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永泰县希安油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卢玉胜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霍学喜

  2021年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第一年。从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到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从实现全面小康到迈向共同富裕,站在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上,村子里的产业是不是更兴旺?乡亲们的腰包是不是更鼓了?乡村振兴的科技成色是不是更足了?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三位代表委员。

  小锅酒飘香乌蒙山,油茶树结满黄金果

  记者: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如何让产业更兴旺、让村民的腰包更鼓?咱们有哪些做法和经验?

  余留芬:岩博村地处贵州乌蒙山区,曾是村集体经济为零的“空壳村”,村民人均年收入不到800元。现在,村集体资产已经过亿元,背后的关键在于我们抓住了自己的优势,发展特色产业。

  2001年当选岩博村党支部书记后,我就在想:如何通过产业发展帮助村民脱贫致富。我们当地村民百分之八十左右是彝族,家家户户用一种彝家传统工艺自酿小锅酒,有600多年的历史。2004年,我张罗建起了村办企业岩博小锅酒厂,年产约200吨土酒。2015年,小锅酒厂扩建升级为年产量5000吨的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村民不仅可以通过资金、土地入股,年底有分红,还能在酒厂上班,收入稳定。同年,我们岩博村实现整村脱贫。

  乡村振兴要靠产业,产业发展要有特色。在边远山区、在村子里,村民们脱贫致富确实面临重重困难。在党和国家的帮扶支持下,我们靠双手和智慧发展产业,过上了好日子。

  卢玉胜:我是福建永泰县同安镇西安村人,早年外出打工,攒了一些积蓄。2006年,我回到家乡,流转承包了近万亩荒山,准备“向山要宝”。

  产业发展必须因地制宜。我小时候吃过茶油,倒几滴在锅里,再撒上一把粗盐炒碎,可香了。永泰的纬度和地形适合种植油茶,种植历史已有上千年。油茶浑身都是宝,榨出的茶油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非常养生。我请来福建省农林大学、省林科院等单位的专家做规划考察,最终决定种油茶树。

  万亩油茶树就是村里的“摇钱树”,树上结出的油茶果就是“黄金果”。种油茶投资大、周期长、回报慢,三年才挂果,五到八年才丰产。可喜的是,2011年,漫山遍野结满油茶果,坚定了我带大家一起发展油茶产业、脱贫致富的决心。2012年,我们成立了永泰县希安油茶专业合作社,规模化、科学化种植油茶,做长做深油茶产业链。100多户村民有钱出钱、有地出地,按入股比例得收益。不入股的村民参与种植管理,按时结算工钱。在油茶产业的推动下,永泰县在2018年顺利“摘帽”。我们还注册了“三状元”商标,培育出永泰自己的山茶油品牌。

  科技兴农富农,赋能乡村振兴

  记者:发展农业、做强产业,科学技术支撑至关重要。科技如何赋能乡村振兴?

  卢玉胜:技术改良和品种保障对我们油茶产业至关重要。我们与福建省林科院联合攻关油茶苗嫁接技术,大大提升了油茶苗成活率和油茶树挂果率。未经嫁接的油茶树苗一亩只能结出200—300斤油茶籽,经过嫁接选种后每亩产量可达1000—1500斤。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考察时强调,农业是有生机活力的,乡村振兴要靠科技深度发展。科技赋能乡村振兴,国家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多支持,比如科技特派员制度,我们都是受益者。而且,现在数字化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很快,相关的基础设施在不断完善,比如电商直播、农业物联网、农副产品溯源系统等,我们也在积极尝试。

  霍学喜:刚才卢代表提到的科技特派员制度,是科技兴农富农的一个方面。围绕乡村振兴,特别是推进农业产业发展,我国布局了一系列重大科技项目和科技工程,涉及品种技术创新推广、高标准农田建设等诸多方面。

  当前,我国逐步形成多层级、多元化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在推广农业技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针对水稻、玉米、小麦等50个主要农产品,国家组建了相应的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形成跨部门、跨区域、跨单位、跨学科的优势科技力量,联合协作解决产业重大问题。

  以苹果产业技术体系为例,全国有30位科学家、28个综合试验站,布局在苹果主产区和特色产区,主要做三件事——研究与开发、试验与示范、培训与推广。我们做给农民看,领着农民干,带着农民赚。去年,围绕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我带领团队去四川凉山调研苹果产业发展,了解他们的技术困难和需求,帮助他们开展培训、完善技术模式、建立营销渠道等。事实证明,体系运作效率很高,效果很不错。

  一步接着一步走,一代接着一代干

  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从全面小康到共同富裕,您对乡村发展巨变有什么切身感受?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霍学喜:经过近十年发展,我们的农业基础设施水平上了一个台阶,科技含量有质的飞跃。农产品的品种技术、机械化技术、数字化技术也都在提高,科技已成为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

  “十三五”期间,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突破60%,这比十年前上升了约7、8个百分点,这个指标非常能说明问题。根据《“十四五”全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规划》,到2025年,我们还要力争突破一批受制于人的“卡脖子”技术和短板技术,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4%。

  卢玉胜:小时候,我的梦想是走出大山;长大后,我外出务工背井离乡;现在,我在家乡和乡亲们一起发展油茶产业、日子越过越好。对于家乡,我们有情结,以前想赚钱不得不出去,现在有了产业,乡村发展日新月异,在家就能富,所以好多人回来了,这让我感触特别深。

  今年,我准备把自己手里的3000亩油茶基地拿出一半给村集体,进一步带动全村共同发展。接下来,我们会以万亩油茶园为依托,发展油茶种植、食用山茶油、产业旅游等,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把小油茶果做成富民大产业。

  余留芬:“家家住的茅草房,出门就是‘猪粪塘’。一年种粮半年饱,有女不嫁岩博郎。”这段顺口溜是岩博村曾经的真实写照。经过多年发展,那段顺口溜换了新版本:“农家舍蓝瓦白墙,小轿车穿梭繁忙,清风里阵阵酒香,党旗下齐奔小康。”

  我们的小锅酒火了,但前方路还很长,挑战很多,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把产业的根基打牢,俯下身来扎扎实实地去做高品质产品,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乡村振兴是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全面振兴,村里还有很多基础性工作要做,不能想着喘口气、歇歇脚。我们会一步一个脚印,一年接着一年干,让乡亲们的生活更上一层楼。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