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突掷千亿扩充军力将如何改写欧洲防务格局?

(国际观察)德国突掷千亿扩充军力将如何改写欧洲防务格局?中新社柏林2月28日电 (记者 彭大伟)随着俄乌局势发展,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所确立的防务政策基本取向正

  (国际观察)德国突掷千亿扩充军力将如何改写欧洲防务格局?

  中新社柏林2月28日电 (记者 彭大伟)随着俄乌局势发展,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所确立的防务政策基本取向正发生骤变。继本月26日决定向乌克兰提供地对空导弹等武器后,德国总理朔尔茨27日宣布,德国今年将追加一千亿欧元预算用于军事建设,且今后每年的军费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将超过2%的门槛。

  针对朔尔茨这一重大宣布以及关于打造一支“有作战能力、高度现代化、先进的,能够为我们提供可靠防卫的联邦国防军”的表态,此间专家向中新社记者指出,这是德国国防政策的重大转向,或将成为欧洲防务格局发展进程中的一次“分水岭”事件。

  德国安全政策经历“革命”

  针对上述动向,德国外交政策协会(DGAP)主办的《国际政策季刊》执行主编亨尼希·霍夫撰文直指,这是德国安全政策经历的一场“革命”。

  二战结束后,德国在盟军占领下制定了《基本法》(即联邦德国宪法),当中规定了“禁止侵略战争”以及“只有经联邦政府的批准,方可制造、运输和销售战争武器”的基本原则。

  “默克尔时期的德国联邦国防军长期经费不足”,亨尼希·霍夫举例指出,当德国军队被部署到一些任务中、或是参与北约大型军演时,往往不得不从别的军种那里“求援”,以获得必要的物资。德国联邦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麦斯(Alfons Mais)日前甚至在社交媒体表示,他所领导的联邦国防军“几乎是两手空空”。

  德国欲擎起全球大国角色

  针对德国此举,国际舆论上亦不乏质疑之声。有观点称,德国正告别其战后确立的和平主义传统,逐步成为一个“正常的军事国家”。路透社认为,德国已经被当前局势所推动,朝着一个全球性大国的角色迈进。

  德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埃伯哈德·桑德施奈德指出,随着美国近年来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欧洲人开始意识到,其必须在自身安全上投入更多。

  “德国感到如果再不加强自身努力、重整军备,还把整个希望放在美国身上的话,这对其相当不利。”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终身讲座教授兼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指出,德国本来就是正常的军事国家,目前则是加大投入、重整军备。

  或对北约内部结构产生深远影响

  “朔尔茨的讲话可以视作是德国战后防务政策的一个分水岭、一次脱胎换骨的转变,意味着德国未来的防务政策将对整个北约内部的结构产生重要影响。”辜学武认为,德国和法国可能会在联手打造北约内部的“欧洲支柱”方面采取更大的动作,“德国以每年1000个亿欧元的实力来推动这一发展,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针对德国军费一举从2021年的不到500亿欧元增长至原有水平的三倍多,有观点认为,军力骤增恐带来欧盟另一主要国家法国的不安。

  “实际上德法在推进欧洲未来军事能力的问题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分歧,而且恰恰有分工。”辜学武认为,如果仍以过时的观点看待欧盟当下的成长将得出错误的判断,“两国现在是携手共同打造强大的‘欧洲军’,如法国负责战机,德国负责坦克地面部队。”

  亨尼希·霍夫亦对此指出,德国政府已经作出了十分明确的表态,要将德国最终打造成一个羽翼丰满的全球参与者,这一目标只能坚定地嵌入到欧盟框架当中。他以朔尔茨2月27日在德国联邦议院的讲话为例指出,后者强调了增强“欧洲主权”的意义,并表示下一代战机和坦克应当在欧盟共同的框架下进行研发,尤其是与法国合作。

  德国政府此举在其国内并非没有反对声音。德国反对党和部分经济学家指出,大量追加军费或造成债务陡增、破坏财政纪律等问题。

  “财力是有的。而且朔尔茨2月27日的这一讲话表明了德国政界人士的决心和精英的共识,费尽一切努力也要重整军备、提升国防能力。”辜学武认为,在具备强烈决心的情况下,围绕财政的传统争论已经不再成为问题。(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