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藏书楼再现往日神采 “文脉接力棒”传承不息

湖州3月1日电(施紫楠 陆志鹏)1日,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南浔古镇的嘉业堂藏书楼内,浙江图书馆地方文献部副主任郑宗男正在巡查藏书楼的各个角落。据悉,嘉业堂藏

  湖州3月1日电(施紫楠 陆志鹏)1日,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南浔古镇的嘉业堂藏书楼内,浙江图书馆地方文献部副主任郑宗男正在巡查藏书楼的各个角落。

  据悉,嘉业堂藏书楼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藏书最富的私家藏书楼,由藏书家刘承干历时四年建成(1920-1924),因宣统帝赐“钦若嘉业”九龙金匾而命名,现为浙江图书馆的一部分,承担着服务读者的功能。

嘉业堂藏书楼内部 陆志鹏 摄
嘉业堂藏书楼内部 陆志鹏 摄

  2019年11月23日,嘉业堂藏书楼主楼开始全面闭楼改造,原定于2020年12月完工开放,因疫情影响时间延长,于日前完成大修重新开放。

  “这次大修涉及藏书楼屋面整体翻修、大木构架剔补和加固、外墙面修缮、搁栅加固、地砖加固、明瑟亭修缮等19项工程。”郑宗男介绍,上次这么大规模的整体修缮,还是在1984年藏书楼建成60周年时。

  走进藏书楼正厅,厅中悬挂着“钦若嘉业”九龙金匾,十分古朴。

  “这是按照原来的‘堆砂’工艺补上去的,字是用金刚砂粘上去,以糯米和明矾做黏合剂。”郑宗男说,此次大修遵循“修旧如旧”原则。就连屋顶翻修的瓦片,也找了接近原材料的瓦片,尽可能留住藏书楼最真实的样貌。

  嘉业堂藏书楼里的15万片珍稀雕版,十分珍贵,不仅外形美观,且都是用上好的梨木雕成,雕刻精美。其中,不少刻本已成为孤本,在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上都具有极高的价值。

  作为这些珍稀雕版的守护者,郑宗男在大学毕业后就开始跟着父亲郑兴宝在藏书楼学习文献整理工作。对于他来说,藏书楼就是他的家。

郑宗男正在巡查藏书楼 陆志鹏 摄
郑宗男正在巡查藏书楼 陆志鹏 摄

  而已经退休多年的郑兴宝,曾任浙江省图书馆南浔古镇嘉业堂藏书楼管理处主任。

  1984年,郑兴宝从部队转业后就进入藏书楼,从此爱上了这份虽枯燥却十分有意义工作。一晃几十年过去,他也成了嘉业堂第四代守护者。

  让郑兴宝欣慰的是,到了退休年龄后,儿子选择接替他的工作,接力这项旷日持久的重大工程。在他眼里,没有哪个年轻人比自己的儿子更熟悉藏书楼的一切。

嘉业堂藏书楼内的珍稀雕版 陆志鹏 摄
嘉业堂藏书楼内的珍稀雕版 陆志鹏 摄

  从1920年刘承干倾其家财建造藏书楼,到老一辈管理员汤福璋的舍命捍卫;从守书人郑兴宝的终生守护,到子承父业的郑宗男细心呵护……嘉业藏书楼里的那根“文脉接力棒”,一直在传承。

  如今,“蜕变”后的嘉业堂焕然一新,再现往日神采。百年藏书楼里的动人故事,仍在继续。(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