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小伙义务救助猛禽 助力鸟类保护

武汉2月28日电 题:武汉一小伙义务救助猛禽 助力鸟类保护作者 武一力“快看,一只红隼!”27日黄昏,李思敏登上武汉市江夏区八分山。空中,一只褐色的鸟儿时而快

  武汉2月28日电 题:武汉一小伙义务救助猛禽 助力鸟类保护

  作者 武一力

  “快看,一只红隼!”27日黄昏,李思敏登上武汉市江夏区八分山。空中,一只褐色的鸟儿时而快速振翅,时而拢翅俯冲。李思敏很快从其身形和姿态辨认出,这是红隼,一种小型猛禽。

  初见李思敏,他穿着一件迷彩外套和印着秃鹰图案的T恤衫,身材魁梧。这位1990年出生的小伙,是武汉小有名气的“猛禽医生”,义务救助鸟类18年。

  八分山位于猛禽回迁通道上,曾创下3小时观测到300多只猛禽的纪录。李思敏从小就住在八分山脚下,童年时期,他常看到背着相机和望远镜的生态工作者、志愿者前来做猛禽野生种群生存状况调查。从那时起,他期盼着自己也能成为其中一员,为保护家乡生态贡献力量。

图为李思敏和一只受伤的猛禽 受访者供图
图为李思敏和一只受伤的猛禽 受访者供图

  “我读初二时救助了一只猛禽。”李思敏回忆,那是2004年冬天,他路过一片菜地时,发现菜农架设的鸟网上挂着一只濒死的鸟。李思敏小心翼翼地解开细线,把受伤的小鸟带回家。

  查询资料得知,这是小型猛禽雀鹰,他买来相关书籍和药物,参照救助鸽子的方法治疗雀鹰,喂它吃牛肉。三个月后,雀鹰康复了,重返蓝天。李思敏感到很骄傲,从此走上了鸟类救助之路。

  毕业后,李思敏成为一名邮政职工。工作之余,他上网学习、咨询专家、听科普讲座,自学鸟类救助。八分山多见猛禽,他救助的对象也以猛禽为主。经验日积月累,他已从“略懂皮毛”变成当地小有名气的“猛禽医生”,志愿者、园林工作者遇到受伤的鸟儿,常常找他治疗。

图为八分山 武一力 摄
图为八分山 武一力 摄

  猛禽是隼形目和鸮形目鸟类的统称。猛禽性子烈,李思敏手背上的几道伤疤,都是救助途中被利爪挠伤的。他家中常备生理盐水、云南白药、注射器、望远镜以及避免猛禽“应激”的眼罩等物品。待到猛禽伤口愈合,他就为其进行“野化训练”,观察捕食能力,一旦达到能在野外独立生存的标准,立马放飞。18年来,李思敏救助的猛禽达上百只。

  有一次,志愿者送来了一只腿部受伤的红隼,李思敏用冰棒棍帮它做支撑架,用旧衣服垫在脸盆里做病床,下班就在家里守着,喂药、上药膏,持续了半个月,红隼的腿顺利康复。

图为一只在八分山上空翱翔的猛禽 周权 摄
图为一只在八分山上空翱翔的猛禽 周权 摄

  2019年,江夏区园林部门将一只尾椎受伤的苍鹰送来李思敏治疗。尾椎要安装钢针,但市面上难以买到尺寸合适的小型钢针,他只好手工打磨、抛光,成功完成尾椎手术。术后3个月,苍鹰康复了,李思敏为它安装定位器,在武汉牛山湖进行放飞。通过定位系统的数据,他得知这只苍鹰每年都会在湖北大悟越冬。2021年底,他特地前往大悟,如愿与这位“老朋友”见面。苍鹰盘旋于蓝天,羽毛换成了青灰色,是非常健康的状态。

  一有空闲时间,李思敏就登上八分山,记录鸟类种群、迁徙情况。令他欣喜的是,近年来,八分山生态越来越好,鸟儿更多了,爱鸟护鸟的市民也更多了,遇到受伤的鸟类,都会第一时间向救助机构报告。

  “未来,我想建个公益性的鸟类救护中心,与更多志同道合的志愿者,用更专业科学的力量,做好鸟类保护工作。”李思敏说。(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