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何以成为强迫劳动的重灾区

众所周知,强迫劳动是国际法中的一个重要的概念和罪行,世界多国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禁止强迫劳动。实践中,美国常在国际社会高举“反对强迫劳动”的大旗,动辄给他国贴上

  众所周知,强迫劳动是国际法中的一个重要的概念和罪行,世界多国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禁止强迫劳动。实践中,美国常在国际社会高举“反对强迫劳动”的大旗,动辄给他国贴上“强迫劳动”标签并施加各种制裁。事实上,美国不仅历史上曾长期推行奴隶制和奴隶贸易,靠“强迫劳动”推动原始资本积累,到了21世纪的今天仍广泛存在强迫劳动现象。其中,美国的监狱系统特别是私营监狱成了强迫劳动的重灾区,美国的私营监狱产业也因此不断“发展壮大”。

  美国监狱系统由联邦与州监狱、地方看守所、私营监狱、军事监狱与未成年犯监狱等构成。有数据显示,美国当前有200多所私营监狱,关押着约12万名犯人。在这些私营监狱中,犯人不仅工作时间长、环境恶劣、收入低下,而且还时常遭受虐待殴打。报酬方面,美国当前联邦法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时薪7.25美元,但美国大部分囚犯的时薪只有20—40美分,还有五个州规定囚犯的劳动没有任何报酬。除了报酬低,美国的犯人还时常被迫从事一些普通工作者不愿做的“危险工作”,如搬运新冠肺炎病亡者的尸体、参与扑灭山林大火等。美国“黑人议程报告”网站透露,美国犯人不受法律保护,也无权拒绝强迫劳动,他们可能被迫参与一些危险工作,比如扑灭加州野火,而每天仅能获得最多5.12美元的报酬。

  在此背景下,美国的监狱不仅不是国家公器,反而成了一个罪恶丛生、藏污纳垢的暴利产业。据统计,单是美国的三大私营监狱运营商,其每年的总利润就达到约50亿美元,其中有两家即CoreCivic和GEO集团还成了上市公司。为了确保监狱的“入住率”以及有充足的廉价劳动力,部分私营监狱运营商还大肆向所在地法官行贿,以促使相关法官通过轻罪重判方式将更多人送进自己的私营监狱。2003年至2008年期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路泽恩县的两名法官在收取私营监狱运营商数百万美元贿赂后,将2000多名青少年在无律师辩护的情况下进行轻罪重判,然后送入私营监狱,成为盘剥对象。可以想象,当国家公器成为暴利产业,当犯人成为牟取暴利的工具,哪里还有什么法律和正义?哪里还有什么人权和自由?

  因此,美国的私营监狱及犯人们所承受的“强迫劳动”早已引起公愤,遭到诸多人权组织、劳工组织、受迫害者的反对和批评。然而,美国的私营监狱产业迄今仍然“欣欣向荣”,仍在源源不断地吸纳有劳动能力的犯人。也就是说,这些私营监狱里面的犯人们,仍然要继续承受各式各样的“强迫劳动”甚至各种虐待。何以至此?

  首先,美国相关法律给私营监狱推行强迫劳动披上了“依法行事”的外衣。1865年,美国宪法第13修正案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但允许对监狱犯人实施强迫劳动。依照美国《公平劳工标准法》,监狱的犯人也无权享有与普通工作者相同的保护。在此背景下,强迫犯人从事强迫劳动,无论是多么恶劣和危险的劳动种类,无论是通过什么胁迫手段强迫犯人进行劳动,在美国都不算违法。可以说,美国的相关法律规定是强迫劳动在美国监狱系统大行其道的法律基础。对此,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授白兹·德林辛格表示,美国宪法第13修正案是美国历史上最诡异的法律之一,因为它虽然规定了奴隶制为非法,但却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就是惩罚罪犯时奴隶制并不违法,其后果就是它把奴隶制在监禁的条件下合法化了。另一方面,美国虽然时常在国际事务中打“强迫劳动牌”,热衷给他国扣“强迫劳动”帽子,但自身却拒不签署国际劳工组织的多个核心公约。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美国迄今为止只批准了14项国际劳工公约,国际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2个。可以说,美国对国际劳工组织核心公约的态度,暴露了美国在强迫劳动问题上的真实立场。这也是美国私营监狱在强迫劳动问题上无法无天的重要原因。

  其次,资本的贪婪本性推动了美国私营监狱产业的兴盛。美国私营监狱最早出现于18世纪,但其大规模发展则始于20世纪80年代,主要原因是美国当时因毒品、枪支泛滥导致犯人数量剧增,结果是不仅公立监狱人满为患,而且也大幅增加了政府的财政压力。在此背景下,美联邦政府、州政府为节省开支,开始与私营公司签订合同,由私营公司修建监狱、关押犯人,政府则向其提供一定的财政补贴。依照相关合同,美国各级政府必须保证私营监狱的“入住率”,一般为90%,政府则按人头给予相关监狱财政补贴;同时,相关监狱还有权拒绝患有严重疾病或有重大暴力犯罪的犯人,以确保所收犯人有劳动能力且不具危险性。如果相关私营监狱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美国政府还要负责“托底”,即无条件的回购相关监狱。可以说,在美国办私营监狱完全是零风险、高收益,如果经营得当,定能为运营商带来暴利。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美国的私营监狱必然会想方设法地确保甚至扩大犯人来源,并大肆推行强迫劳动,在此过程中也不会顾忌犯人的工作时间、工作环境以及是否面临生命危险。可以说,资本的贪婪本性是美国私营监狱普遍推行强迫劳动,甚至不惜通过行贿法官确保犯人来源的最主要驱动力。

  再次,政府不作为及官商勾结为私营监狱及其强迫劳动提供了政治保障。美国私营监狱的强迫劳动及对犯人的各种虐待早已臭名昭著,奥巴马政府也一度宣称要取消私营监狱。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很快推翻了奥巴马的上述决定。拜登上台之初,再次签署行政令,试图逐步取消司法部对私营监狱的使用。然而,一年过去了,美国的私营监狱仍然“运营良好”。对于拜登的行政令,美国福坦莫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普法夫评论称,“在私人监狱方面,这一命令的影响将很小,甚至是没有。”GEO集团发言人巴勃罗·巴耶思则认为拜登的行政令“只是一个政治声明,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意想不到的负面结果,包括数百个工作岗位的流失和对我们监狱所在社区的负面经济影响”。

  事实上,拜登的想法虽好,但实践中定会面临巨大的政治阻力,原因便是私营监狱背后的官商勾结和肮脏交易。美国《华盛顿邮报》2015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的私营监狱公司“自1989年以来资助政治候选人的金额超过1000万美元,并且斥资近2500万美元用于游说”。以美国参议员卢比奥为例,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卢比奥长期与私营监狱运营商来往密切,其进入联邦参议院后,是从私营监狱企业获得捐款最多的华盛顿政客之一。可预见,拜登政府关闭美国私营监狱的想法势必面临重重阻力。同时,一旦美国政府换届,下届政府很可能取消拜登的行政令。

  由此可知,强迫劳动特别是私营监狱的强迫劳动问题之所以在美国广泛存在,成为美国社会的痼疾,背后存在多方面原因。然而,上述原因只是问题的表象,最根本的原因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弊端,主要体现便是美国的制度设计、法律法规和经济运行方式完全服务于资本家的利益,而不是普通民众的利益,更不是强迫劳动受害者的利益。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话来说,就是“美国的政治体系往往倾向于富人、有钱有势者和一些特殊利益集团”。强迫劳动特别是私营监狱中的强迫劳动问题虽然早已引发公愤,也有损美国的国际形象,但符合美国大资本家及其政治代理人的利益,而美国的大资本家及其政治代理人绝不会自断财源。可以说,正是这种固有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弊端决定了私营监狱在美国的兴盛,决定了强迫劳动在美国私营监狱及其他行业的泛滥。

  (作者:贾春阳,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