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24年,首当男主票房破21亿 演员魏翔:拿作品说话

演员魏翔:拿作品说话等了24年,首当男主票房破21亿魏翔用了24年时间终于等来他的首个男主——在今年春节档喜剧《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中扮演魏成功,目前该片票房已

  演员魏翔:拿作品说话

  等了24年,首当男主票房破21亿

  魏翔用了24年时间终于等来他的首个男主——在今年春节档喜剧《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中扮演魏成功,目前该片票房已经突破21亿。

  从春晚到《欢乐喜剧人》,再到《这个杀手不太冷静》,魏翔给观众带来了不少欢乐。不为人知的是,他是四川绵阳人。近日,魏翔回到家乡答谢影迷,同行的还有演员周大勇及影片宣传曲演唱者宝石老舅。魏翔十分激动,他不仅用四川话感谢在座的每一位观众,还秀了一段Rap。

  在家乡影迷面前,魏翔坦言,这是他人生第一个男主,有压力,也非常重视,影片经过三年打磨才与观众见面,讲述一个小演员误打误撞成为真杀手的故事。魏翔表示,电影上映前特别紧张,睡不着。上映后,他饰演的魏成功圈粉无数,“特别感激这么多人看这部电影,真的没有想到。”

  不少网友感慨,电影里,魏成功第一次演男主角;戏外,魏翔也是第一次演男主角。沈腾为好友魏翔捧场,深鞠一躬夸赞他,“魏翔老师,你演得太好了!”还笑言,“翔哥以后是我最大的威胁。以后含什么量都不重要,含翔量多少,这部电影就有多好。”该片的女主角马丽在接受采访时借用了网友的一句话,说“魏翔不红,天理难容”。魏翔演了二十多年戏,早该红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世豪 实习生 余雪娇

  摄影记者 王欢

  ◎谈家乡:

  希望有机会回成都拍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有多久没有回家乡了?

  魏翔:两三年没回过绵阳了,应该差不多是这样。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2018年《西虹市首富》上映时采访你,你说最爱吃绵阳米粉,一下要吃两碗。

  魏翔:对,但(这次回来)还没机会吃。其实成都是我特别想待的地方,我记得上次在成都像这样能待个两三天以上的时间,还是1998年高中毕业以后,我来成都考表演专业的学校,当时考了两所学校。那时成都给我的感觉就非常好,可惜没有接到来成都拍的戏,特别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回来拍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你扮演的魏成功笑点很多,作为四川人,有把四川人的幽默体现在这个角色上吗?

  魏翔:四川人的幽默我应该更多的是体现在《西虹市首富》的马教练身上,这是语言体系造成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带着新作品回来,心态上有变化吗?

  魏翔:那肯定还是有点变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次是男一的作品。男一要承载所有的责任对吧?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我的压力也要比以往的作品更大一些,包括上映之后那种紧张程度,是在不是男一的时候没有体会过的。但是对我来讲,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不能去想太多,因为这就是我演过的一个角色,我应该尽快把它忘掉。越多人的关注甚至喜欢,对我来讲压力就越多,我应该更多去思考下次怎么办。

  ◎谈角色:

  为自己的表现打85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作为“黄金配角”你得到过很多赞赏,这是你第一次担任男主角,为自己的表现打多少分?

  魏翔:打85分吧,因为没有满分的角色,这对每个演员来讲都一样,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角色是满分的,有15分的遗憾。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这部戏遗憾的地方在哪呢?

  魏翔:这个可能就只有我自己知道,因为任何一个角色都会有遗憾,这个遗憾就是你所谓的不停的修正,比如看完成品后,觉得这儿如果那样是不是会更好,如果这儿怎么调整一下是不是更完美?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在片中要演演员还要演杀手,既有双重表演,又有戏中戏,两者的转换是不是很难拿捏?

  魏翔:嗯,这个是比较难,但是也是导演和监制一直帮着一起在拿捏这个度。当然,我原来也演过一饰两角的角色,也经常在一个话剧里演三四个角色,这也是之前做过的事情。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致敬《雨中曲》的片段,极具感染力,你怎么理解这个片段?

  魏翔:这个片段是当时魏成功的父母来探班,他父母其实是养父母,他们是彼此寄托情感的存在。在电影中呈现出来,大家可能看到是魏成功在假扮他们的儿子,假扮那位跟他一起奋斗然后去世的兄弟。你说虽然他兄弟的父亲是个盲人,但是要在现实生活中装一个人的儿子,即便他是个盲人,能有那么容易吗?可能连你身上的味他都能闻出来。所以按我的理解,我觉得他父亲知道那不是他儿子,也知道魏成功在做什么,但是两个人互把对方当成了情感寄托,所以那一刻我觉得挺美的,大家都很善良。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这个片子讲述一位龙套演员的经历,有很多演戏方面的趣事被认为很真实,你觉得片中人物的独白和心态跟你的经历契合吗?

  魏翔:不只是我,所有干过演员的,从小角色成长起来的演员,基本上都有这样的心路历程,我也收到过同行的反馈,其实不只是干这行的,可能还没干上这行的,比如说正在学习表演的学生,看后都会很激动,因为感同身受会更多一些。

  ◎谈伙伴:互为师友,互相促进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你是开心麻花最早的演员之一,和沈腾曾是合租室友,他有为你在片中的角色提过什么建议吗?

  魏翔:他来探过班,但没太多交流,当时来不及,没什么时间。那天正好是活埋魏成功那场戏,我自己心里还挺害怕,要拍一个铁铲从我脸上滑过去的镜头,相对有点危险性,所以我注意力得集中。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沈腾说你是他的最大威胁,以后看电影就看有没有含翔量,很让人暖心。你觉得这些朋友在你的演艺道路上充当了什么角色?

  魏翔:是彭大魔把我介绍给沈腾认识的,闫非、彭大魔(《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监制)这些朋友,我们一起共同成长,是合作伙伴,又互为师友,互相促进,互相帮助,在专业上、生活上常年这样。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马丽力挺你说“魏翔不红,天理难容”,与她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桥段是两人现场碰撞出来的?

  魏翔:从演话剧开始一直到小品,一直到影视剧,都是这样一路创作过来的,我们早就习惯了这种创作模式,大家一起在导演和监制的带领下,很多段子都是现场临时碰撞出来的。到了现场以后,会因为环境条件,有些东西要进行修改,或者说是我们按本子拍了可能还不太满意,那么大家就再想一想,其实每一个电影都是这样的创作过程,只是喜剧需要的空间更大一些。

  ◎谈心得:不担心被标签化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在你看来,魏成功最后成功了吗?

  魏翔:电影中的魏成功当然是成功了,但那是电影,不是生活中的所有事都会有电影一样圆满的结尾。在生活中成功,就是把注意力多放在自己身上,不断超越自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这一次你超越了自我挺多的。

  魏翔:不敢当。我从学表演到今年24年了,演过的角色我也没数得太清楚,反正是不少,这次的角色也只是N多角色中的一个,只是这次被更多的人看到罢了,这对于我而言就是这么个事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目前来说,你出演喜剧比较多,会担心被标签化吗?

  魏翔:从来不担心,观众怎么认识我都可以,作为一个演员,你想改变别人对你的认知,那么就拿作品说话。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