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妈妈的话】值班护士徐绍露:一个人的年,也有妈妈包的饺子吃

此前掰着指头一天天算,终于等来了虎年春节。在贵阳市儿童医院儿童呼吸科病房门口,大红灯笼挂在顶上,玻璃门上贴着两只送福的小老虎,从走廊望去能感受到浓浓的年味儿。

  此前掰着指头一天天算,终于等来了虎年春节。在贵阳市儿童医院儿童呼吸科病房门口,大红灯笼挂在顶上,玻璃门上贴着两只送福的小老虎,从走廊望去能感受到浓浓的年味儿。

  “护士,我娃娃的皮试做完了。”

  “4床,去看一眼。”

  推着治疗车,护士徐绍露一边回应着“来了!”,转头又向病房走去。尽管是新年的第一天,她的日常跟往日并无太大不同。

  忙过一阵,徐绍露才想起来还没给家里打个电话。活动室里空无一人,徐绍露关上房门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你在做啥子嘛。”

  “买菜回来,准备做饭咧。”一口亲切的四川话,徐绍露嘴角的笑容就没放下来过。自家的院子里,爸爸忙着清理新鲜的鱼,堂哥堂嫂在一旁忙着择菜,听到电话声,两年没见的大妈妈、妹妹、小侄女都围了上来。

  徐绍露与家人们打着招呼,又叮嘱长辈们多注意身体。电话那头的妈妈总是舍不得挂断电话,拿着又绕到厨房,要给徐绍露看看今天的大餐。一盆腊排骨装得满满载载,好似隔着屏幕都能闻着香味。

  “妈妈,我自己今天也多整几个菜,还有你包的饺子,放心嘛。我要去忙了,晚上再给你们说。”

  五分钟,放下电话,徐绍露又一头扎进工作中。

  这是她第三年没能回家,电话里的老家有些许变样。2018年,毕业后的徐绍露为了“逃离”父母的唠叨毅然决定从四川启程到贵州。一个人的自由生活持续了一年,她有些吃不消了。忙工作、忙做饭、忙打扫……始终放不下女儿的爸爸妈妈在2019年从宜宾到贵阳做生意,方便照顾女儿的生活。

  “那时觉得松口气了,和父母住在一起特别幸福。下班回家有热菜热汤,家里乱了妈妈能帮着收拾。”徐绍露说,哪怕是这次过年回去,妈妈都准备了饺子冻冰箱里,再三叮嘱除夕晚上自己煮了吃。

  因岗位需要,徐绍露要一个人准备年夜饭,她十分淡定,“没事,自己也能快乐过年,多整几个菜就是了。”

  直到和妈妈的那通五分钟的电话,让她有些破防了。

  亲人们关心的话语,厨房里思念的口味,还有那口熟悉的四川话,徐绍露眨眨眼睛,把眼泪收回去,“确实想家了,看着一家子聚在一起挺羡慕。但回家可以有时间再回,这里的小朋友们也不能回家过年,我和他们一起过也挺好,爸爸妈妈都理解。”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陈大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