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滑雪医疗队:是白衣天使更是“全能战士”

  高山滑雪医疗队:是白衣天使更是“全能战士”  【北京冬奥 我们来了】  高山滑雪是冬奥会中速度最快的项目,特别是竞速赛,运动员从山顶下冲的最快速度可以达到

  高山滑雪医疗队:是白衣天使更是“全能战士”

  【北京冬奥 我们来了】

  高山滑雪是冬奥会中速度最快的项目,特别是竞速赛,运动员从山顶下冲的最快速度可以达到140公里/小时,受伤发生率高达15%到20%,不但是雪上项目中受伤率最高的一个,也是医疗救援难度最大的项目之一。

  赛时,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在高山滑雪竞技区和竞速区分别建立了运动员医疗站、观众医疗站、停机坪医疗站,每个运动员医疗站中配备四名医生、四名护士,观众医疗站中配备三名医生、三名护士,停机坪医疗站配备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赛时配备八辆救护车,每辆救护车上一名医生、一名护士和一名司机。在竞技、竞速赛道上,每隔三四百米设立一个赛道医疗站(FOP),每个赛道医疗站配备两名滑雪医生和四名救援队员,滑雪医生由北京十几家三甲医院的医生组成。

  1月29日,高山滑雪医疗队副医疗官郭祁、医生孙旭通过互联网向闭环内媒体介绍了高山滑雪医疗队的情况。

  郭祁介绍,高山滑雪医疗队救援大致分四个流程:运动员受伤――医疗队到达现场――将伤员转移至医疗站――通过120急救车或直升机送往县医院。

  根据国际滑雪联合会医疗指南的要求,运动员在赛道上任何地方摔倒受伤,医疗救援人员都必须在4分钟内到达现场。而滑雪板和带冰爪的滑雪鞋是救援人员在赛道内仅能使用的两种移动装备,这就要求承担医疗救援任务的医生有足够高超的滑雪技能,能够熟练地滑降至受伤运动员身边。

  相比一般滑雪爱好者,高山滑雪医疗队队员在滑行的同时,身上还背着12公斤重的医疗包,医疗包内有医用手电、剪刀、氧气瓶、吸氧面罩等20多种急救用品。孙旭说:“运动员受伤时,我们还需用注射仪器将注射液提前抽取带在身上。”而与一般的滑雪赛道不同,高山滑雪赛道使用的是“冰状雪”,表面非常光滑,危险系数较高。此外,在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场中,他们需要跪在雪地上练习心肺复苏、趴在陡坡上练习气管插管。“每次训练结束都冻得手脚麻木、全身冰凉。”孙旭说。

  郭祁表示,滑雪训练只是诸多培训中的一个,2018年至今,他们共开展了四个雪季的集中培训,培训内容不仅限于雪上,桌面推演、救援培训、英语培训等训练课程让高山滑雪医疗队队员成了“全能战士”。

  郭祁展示了2019年某次培训一天的培训内容:来自北京协和医院胸外科的何嘉医师讲授了雪道救援流程及胸部外伤救援方案;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的车璐医师为提高大家英语水平,讲授了英文版雪道救援流程以及常见的英文对话;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外科的李锐医师讲授了头部外伤抢救流程;北京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的孙旭医师讲授了四肢创伤抢救流程。

  “特殊”训练远不止这些。

  按照国际雪联规定,在高山滑雪比赛中滑雪医生须具备一定的绳索救援能力。滑雪医生进行了理论学习,然后跟随北控高山救援团队学习了绳索、绳结、锁扣的理论知识以及防坠器、缓降器、安全带的应用。大家热情高涨,反复实践,熟练掌握了各种绳结及锁扣的操作应用。

  在实地速降爬升训练中,他们沿着陡峭的岩壁,身着安全带,利用绳索练习下降,穿过荆棘、泥泞、乱石,到达谷底,然后再原路攀爬至起点。练习时的岩壁最大坡度大于80%,垂直爬升约100米,与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冰状雪赛道基本匹配。

  “2次测试赛和4年的培训下来,我们队员中也有很多人遭遇过伤病,有的做了手术,但恢复后又开始训练。因为大家都知道身上的责任。”郭祁说。

  (记者 王东 黄小异)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