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看上去很美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世纪末的一项不高不低的热度就是健身房经营骤然在中国内地升温。
 
  确切他说,这只是1999年上半年以来发生的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引领生活时尚的城市,新建健身房的出现几乎都是突如其来,那情形如同各个产房里争相出世的世纪婴儿。
 
  如此“一窝蜂”地现身,带给社会的全然是一份惊喜,因为健身俱乐部彻头彻尾属于公益性经营行业,它给予人们的消费回报永远是生理和心理的健康状态;城市中充溢着杯光酒影和歌舞升平的余暇也因而增添了一道道美好的风景。 

  然而开一家健身房毕竟不同于开一家餐馆或一家夜总会,无论对于管理则者或者健身教练,这都是并非熟悉的领域。 

   仿佛是对当前健身房开办热进行一番总结和评点,一个全国健身房经营管理交流会于2000年年初在深圳举行,不少于50家俱乐部的经营者和教练乘兴前往。交流会也大致展示了国内健身俱乐部经营业的代表性阵容。 

   健身房的名字叫“阿鲁沙” 

   来自台湾的黄嘉生先生让大家跟着他做一个夏威夷手语棗举起右手伸直大小拇指棗如同中国人表达数字“六”的手势。他说夏威夷人称其为“阿鲁沙”,意为“快乐”。 黄嘉生被有意安排在健身俱乐部交流会上第一个讲演。身为一名高级企划人员的黄嘉生乃健康观念和行为的积极倡导者,曾于70年代在台湾发起轰动一时的“早安晨跑健康运动”。黄也善于“作秀”,讲演时特意穿了件红色的运动衣。他说这象征着作为朝阳产业的健身业。 

  黄先生的“阿鲁沙”手语想要告诉与会者:健身俱乐部是能给予人们快乐的地方,而出售“快乐”的行业是最有发展前途的。 美国人最先把健身快乐当成一桩买卖来做。起初的力量训练仅仅为造就那些举重运动员,而健身操也只是让宇航员得到一种柔韧性练习。结果美国人把这两样东西放在“店铺”里经营,人们必须花钱才能享受到锻炼的乐趣。
 
  今天,美国的健身房经营业已发育得像一个丰满的****,那里的健身房文化也成为美国现代文化中的一道独特的景观。全球的同业中人都在从美国人的运作手法中寻找借鉴。 

  相对而言,中国健身俱乐部却刚刚开始发育,尽管数量上在1999年有了亢奋状的突飞猛进。即使这样,90年代未的中国健身房已与80年代滥觞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前者在规模、档次、健身手段以及经营理念上都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改观。 

  黄先生所说的“阿鲁沙”实乃健身市场的一种境界,如果顾客真把去健身房当成获得快乐的消费行为,经营者真正把健身房视为一项快乐的行业,那么这个市场的繁荣就来临了。黄先生对此信心十足,因为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不能否认的是,这一诱人前景的实现必须以在全民中进行健身观念的唤醒和教化作为铺垫。 

   “莱斯米尔”:按外国菜谱做中国莱 

  王岚是此次健身房经营管理交流会上最为忙碌的女人。交流会虽名义上是由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办,但实际上从头到尾都由深圳中航健身会总经理王岚和她的员工具体操办。 

  这位年轻女子乃深圳健身经营圈内的抢眼人物。她以其工商管理的学历背景跻身健身房管理行当,经营观念和手法屡屡为同行所称道。 

  王岚上下忙碌的另一个众人心照不宣的目的就是向各健身房的经营者推销她所引进的莱斯米尔国际专利使身运动体系。莱斯米尔是新西兰人对世界健身业的一个贡献,这个岛国甚至将此视为与美国健身业分庭抗礼的本钱。据莱斯米尔的宣传品介绍,这套运动在预制套路、伴奏音乐和锻炼趣味之间找到一种和谐,而且每三个月便将既定内容更新一次,这一过程都有严密的编排、监控、培训工作与之相配套。据称在20多年的发展中,全球己有40多个国家的3000余家俱乐部采用了莱斯米尔体系。 

  王岚花多少钱从新西兰人那里把专利买过来不得而知,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商业秘密,但她卖给各俱乐部的特许使用权为每年4万元人民币。

  为借交流会的“鸡”“下好”莱斯米尔这个“蛋”,王岚邀请了莱斯米尔总部的高级营销和师资培训人员前来布道。工岚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同样是汉堡包,麦当劳何以能独霸天下。尚且不知有多少与会人员对莱斯米尔流露出兴趣,但至少给人们一种启示:也许你不愿依外国菜谱行事,但外国厨子的手艺和专业精神值得效仿。 

  莱斯米尔的思想对当前中国健身俱乐部经营观念多少是个冲击,那种一个好汉三个帮的手工作坊式的运作已成明日黄花。 

   健身房经营的当前状态 

  今天,你只需花销200余元便可在北京大多数装修一流的健身房里锻炼一个月。这其中包括你可以在流行音乐的伴奏下跳健美操,在教练的指导下进行有氧和力量器械练习,你可以享用淋浴设备,也可以舒适地在咖啡厅小坐。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同等档次的健身房过去几乎都是酒店里的封闭空间,收费自然令普通收入者望而却步。而当时低收费的健身房仅仅是出大力、流大汗的地方,你不会感到健身房原来也可以提供一种舒适的享受。 

  虽然城市里的富人阶层和小型城镇。乡村的低水平消费分别为封闭式经营的高档俱乐部和简陋健身房提供了存在的理由,但那种环境优雅的中档收费俱乐部仍然成为健身市场的主流。 

   中国健身房市场的这一主导方向令公众深感欣慰。因为这是该行业健康发展的前提,也是健身俱乐部维护其公益形象的保证。经营上,为数甚多的健身房都在模仿国外。空间设计、器械配置、运作手法等从欧美和日本移花接木。
 
  一些营销领域的人士成为健身房的投资者和经营者,这使旧有的主要由体育界人士组成的健身房从业人员队伍发生了改变,从而提升了从业者整体的文化水准和经营行为的自觉性。然而,当前缺乏的却是既懂经营又通晓健身理论的管理人才。 

  从会员构成来看,几乎所有的健身俱乐部主体会员都为女性。女士们往往是形体美最狂热的追逐者。另外,相对于常常出没于酒楼及娱乐场所的男人们来说,她们的休闲选择要少得多。因此健美操也似乎成为俱乐部的支柱性经营项目,能够招待顾客的健美操教练在管理者眼中似乎成了“摇钱树”。 

  由此引发的一个问题是,尽管这些健美操教练专业素质并不尽如人意,但他们却如同职业足球球星那般“物以稀为贵”。面对他们不断攀升的课时费和频繁跳槽的举动,健身房老板显得很元奈。 

   你的健身房赚钱了吗? 

  一位来自广西的经营者在交流会上谈及自己跻身健身业的初衷时说:“过去开过保龄球馆,后又办成溜冰场,一年后生意越来越清淡,于是就改做射箭项目,热乎了半年又不行了,最后瞄准了健身。 

  来自上海。武汉等地的信息令那些“快乐”行业的从业者感到泄气棗相当部分的健身房并不盈利,甚至亏本。
 
  业内权威人士批评目前开办健身房的追风现象时说,一些投资者在缺乏市场研究及确实数据支持下便盲目掷下大量金钱,以致俱乐部开业后人不敷出,造成亏损或倒闭。 人们一致认为,目前健身市场的低迷并非是行业本身的缺陷,而是因为经营和管理的低水平。健身房的经营其实就是吸引会员并留住会员的过程,而影响这一过程的因素包括健身房选址是否准确,收费是否合理,环境是否舒适,设施是否齐全,经营品种是否具有诱惑力,健身指导是否专业服务是否周到、俱乐部推销和宣传手段是否到位等诸多方面。
 
  然而健身房经营绝对排斥急功近利行为,你不能指望一只雏鸡下蛋,总得先把它养大吧。 

  就国内各大中型城市的城市规模和相关消费人群而言,健身房的发展数量尚远远不够。实际上各地新建健身房的出现并未停止。据最近的消息称,美国最大的健身俱乐部之一的金健身房已决定在北京开办它的中国连锁店。 

   新的一轮的竞争即将开始,接下来就看谁家有能耐将汉堡包做成超级快餐。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