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的“盲盒式”玩法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一个现代舞者,梦中“穿越”到唐宫,却意外寻觅到了神秘的灵感。当琵琶、二胡、古筝等中式乐器,与钢琴、长笛、大提琴等西式乐器同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一个现代舞者,梦中“穿越”到唐宫,却意外寻觅到了神秘的灵感。

  当琵琶、二胡、古筝等中式乐器,与钢琴、长笛、大提琴等西式乐器同台,会发生激烈的battle?“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没想到,中西乐器搭配协调,合奏出一曲《茉莉花》。

  “能够演奏《百鸟朝凤》是每一个唢呐人的梦想,更是我们年轻一代唢呐人对唢呐的传承和守护。”青年音乐人唢呐小南携手民间老艺人团上演一首“交响曲”,用音乐与老一辈唢呐人“对话”。

  这些意想不到的“混搭”“跨界”名场面,来自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西瓜视频共同打造的音乐视频节目《中国吸引力·震撼国乐》。

  原来,国乐竟然这么潮,“解锁”的玩法可以很酷。我们就像“拆盲盒”一样,一一解锁传统艺术文化“大开脑洞”的万千可能性。

  或许,传统文化在当下不再是玻璃橱窗里静止、疏离的展品,不是浅淡低调的背景色,而是可以和当代文化融合后成为不一样的新品、潮品。

  古典舞蹈亦可实现当代创作

  14位活泼灵动、娇憨可爱的“唐朝少女”,宛若从仕女图中走出,她们嬉笑打闹、梳妆打扮、演奏乐器、翩翩起舞……2021年,河南卫视春节晚会的《唐宫夜宴》节目走红网络之后,这群“唐朝少女”起舞的身姿吸引了大量观众。

  因为这一台“唐宫春晚”,河南博物院早晨门前游客络绎不绝,排起了200多米的长龙。整个春节期间,河南博物院的网络搜索热度同比增长500%以上。

  过去一年,中国古典舞刷屏。《国家宝藏·展演季》《舞千年》《舞蹈生》等节目,让盘鼓舞《相和歌》、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出圈。

  一方面,古典舞蹈的语汇已然发生变化,扩大了这种艺术的创作空间;另一方面,国风类文化产品的需求量激增。例如某视频网站,过去一年国风类视频的观众数量已经达到1.36亿,其中超过80%为18到24岁。

  《中国吸引力·震撼国乐》中,那群唐朝少女不仅美在唐宫。当她们与“偶入”的现代舞者“邂逅”,新潮与古典碰撞,古今时空在一刹那交汇,这一场遇见并无突兀之感。古典舞者与现代舞者翩然共舞,现代舞者深受感染与触动,古典舞也因此被赋予时间的美感,以及历史传承的厚重感。

  节目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尝试以现代舞者的发力方式及动作处理去演绎汉唐古典舞,这不仅是动作层面的一次碰撞,更是当下审美与传统经典艺术的一次交融。”

  中国舞蹈家协会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斌曾指出,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社会生活整体发生剧变,舞蹈在市场上面临窘态。作为一门小众艺术,如果没有人真正意义上为古典舞埋单的话,这种艺术形式本身很难有好的发展。像《舞千年》这样的节目,以网络综艺的传播手段,透过镜头展示原本局限在剧场中的舞台艺术。他指出,“是圈外的人,开始帮我们破掉这个‘圈’,逼着我们要往外走”。

  有一些观众会认为古典舞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古代舞蹈,应当严格复原。对此,学术界的想法比普通观众更为开放,古典舞本身亦是一种“当代创作”。

  罗斌认为:“古典舞是一个开放的结构,融合的尝试,是很多形态的汇集。从艺术机理上,对经典舞蹈做改编是完全可以的,受众也应按当代创造的东西去接受它。”

  让传统文化成为你的灵感源泉

  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关注和追随传统文化,而传统文化也正在成为青年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灵感源泉。

  戏曲唯美而醇厚,继承者、传播者们青春正好。

  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2021届京剧表演专业“416宿舍”的4个女生和一个2018级的师妹,这5个姑娘都是00后。她们在短视频平台上传用京剧戏腔改编的古风歌曲,走红网络,被网友称作“上戏416女团”。

  安庆师范大学黄梅戏表演专业学生,凭借黄梅戏翻唱短视频“走红”:《女驸马》《天仙配》《孟丽君》……这些翻唱作品获得了上百万点赞量。

  除了翻唱,传统戏曲还可以通过游戏音乐打开。

  “曲高未必人不识,自有知音和清词。”2022年初,由上海京剧院演员杨扬演绎的游戏《原神》戏曲唱段《神女劈观》在网络出圈。传统戏曲与虚拟世界“跨界混搭”,让观众大呼“惊艳”,平台播放量超过1000万次。自己看还不过瘾,网友们之后纷纷激情“二创”,打造出粤剧版、黄梅戏版、唢呐版……

  而在《中国吸引力·震撼国乐》节目中,青年歌手陈梓童化身虞姬,将京剧融入流行音乐中,“现代‘虞姬’的故事线与戏中虞姬的故事线交织在一起”。

  视频中,观众看到,陈梓童所演绎的一位音乐创作人、流行歌手,在一次舞台表演时忽然被蜂拥的人群和刺眼的闪光灯干扰了状态,她躲藏时竟然恍惚见到一个身着戏服的女子。

  之后陈梓童独自写歌的时候,苦苦寻求灵感而不得,但儿时电视上看京剧的记忆,总是在脑海里浮现,她仿佛总能在镜中看到一个挥之不去的“虞姬”。

  于是,在视频中,陈梓童对镜描眉涂唇,化身为令她魂牵梦萦的“虞姬”。但是,这是一个结合了流行文化元素的新版“虞姬”,观众也因此欣赏到与众不同的《霸王别姬》。

  流行音乐与京剧唱腔,现代脸与古典美,都若合一契,无缝对接。

  在陈梓童看来,她也希望自己能进一步探索新国风音乐,让青年群体更多地关注传统文化。陈梓童说:“我希望未来可以继续将国风元素与现代音乐相融合,创作出更多带有中国文化意义的新国风音乐。”

  “潜”在文化中大胆表达和实验

  著名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系副主任郑璐表示,中国文化自带一种隽永、平和的气韵,“它不是立马可以分高低,有时候是一种互相欣赏、淡淡观赏的感觉”。郑璐一直教导她的学生们,一定要‘潜’在文化里面去表达自己。

  国乐大师方锦龙和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作的经典民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实现了破次元合作;自得琴社在真人表演的“古画”里演奏《长安十二时辰幻想曲》。

  今天的我们传承与传播传统文化,一方面要平心静气,“潜”入深厚、隽永的文化底蕴中;另一方面,也要进行大胆的表达和实验,在古典与新潮之间搭建稳固的桥梁。

  近年来,侗族大歌在年轻人中人气极高。侗族大歌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明代时期,侗族大歌已经在侗族部分地区盛行了,是我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也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非遗文化靠新媒体手段焕发鲜活的生命力。穿着侗族民族服装的“侗家七仙女”,戴着美丽的银饰,拿着手机在贵州黎平侗寨的田埂上直播,介绍家乡的土特产,唱侗族大歌。后来,“侗家七仙女”还登上综艺舞台,演唱过livehouse版本,或与艺人跨界合作版的“侗族大歌”。

  而前一阵子,青年音乐人郭岳也进行了一项颇有想象力的实验。你听说过“赛博国风”吗?

  郭岳和侗族舞者带来赛博朋克与侗族大歌的激情碰撞。“赛博朋克X侗族大鼓”打造出一个富有未来科技感的“太空音乐实验室”,并由实验室中的未来音乐家,进行一场极其酷炫的融合创作。

  侗族大歌悠扬的曲调配上节奏鲜明的赛博朋克风电子音乐,将柔美与张力呈现在观众眼前。

  值得一提的是,视频中侗族舞者的民族服饰特别增加了现代设计元素,而编舞则同时融合了现代舞、傣族舞以及敦煌舞等多个舞种。

  在郭岳看来,对于民族音乐的创新可以更加大胆一些。郭岳说:“民族音乐充满了可能性,音乐人不必被传统乐器束缚,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把这些璀璨的臻品进行创新。”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