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陆续出台收费指导价 校外培训机构迎全新挑战

各地陆续出台收费指导价 校外培训机构迎来全新挑战本报记者 许 洁2021年初开始酝酿的“双减”风暴,终在7月份落地,并席卷整个校外教培行业,引发剧震。教育部2

  各地陆续出台收费指导价 校外培训机构迎来全新挑战

  本报记者 许 洁

  2021年初开始酝酿的“双减”风暴,终在7月份落地,并席卷整个校外教培行业,引发剧震。

  教育部2021年12月21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

  2021年12月31日,坚守在北京一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的王红(化名)趴在电脑前等了一天,还是没有等到他们一直想要的“线上办学许可证”的公示,却等到了北京市发展改革委会同市教委、市场监管局发布《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管理办法》)。

  与《管理办法》同步出台的还有北京市线上、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标准。《管理办法》和收费标准将于2022年2月21日(2022年中小学春季学期开学)起实施,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的管理,也参照此执行。

  教培机构的生死时刻

  2021年11月份,“监管机构预备发放教培许可证”的消息传出,一度被市场视为“重大利好”,新东方、高途等教培龙头股随之大涨。“但其实这只是教培机构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业务转制为非营利性实体的正常过程。但相关许可证的发放仍被市场视为机构们能否进入下一阶段的生存指向标。”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根据“双减”政策的要求,现有登记为营利法人的线上线下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且办学规范的,可以申请登记成为非营利性机构。办学规范主要包括证照齐全、培训条件达标、培训内容时间和方式合规、从业人员资质合规、预收资金已纳入监管、疫情防控工作规范等各项符合“双减”政策的规范要求。达到这些规范条件的机构,才可申请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同时,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工作应在2021年年底前完成。超过时限,仍未申请登记非营利法人的营利性机构,将依法终止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办学资格。

  换言之,在2021年12月31日,能否完成“营转非”,并且拿到“线上办学许可证”对于教培机构而言是生死时刻。

  按照“双减”文件的要求,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审批统一落在省一级教育部门。虽然王红所在的机构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没有等到“线上办学许可证”的公示,但王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北京市本次有10家在线教育机构获批,并已先期发放办学许可证的电子牌。”

  2021年12月3日,中国社会组织政务服务平台显示,北京市已审批5家中小学学科培训非营利机构,分别为北京希望在线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学而思)、北京猿辅导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志道线上学科培训学校(网易有道)、北京作业帮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乐学东方线上学科培训学校(新东方)。

  据财新报道称,此番获批的有学大、高途、清北网校(字节跳动旗下)、高思教育与小盒课堂。同时,上海近日也在民政局社会组织公示平台低调上线了五家机构,包括英孚、学小思(原好未来)、梯方在线、锦书在线与小马爱学。其中,学小思为好未来在上海另行申请的非营利性机构,品牌名为“乐读”已于2021年12月29日中午正式开始收费售课。

  “退费难、乱收费”可以休矣

  一直以来,校外培训机构“退费难、乱收费”屡禁不止。虽然早有“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规定,但大多数培训机构依然采用按年收费或者更长周期的收费模式。这主要是因为预付费周期长,对校外培训机构可带来多种好处,比如能长时间“绑定”学生,避免学生流失;能从预付费中获得利息、理财等额外收入;更能利用预付费去实现扩张。

  除了收费周期违反规定外,乱收费还体现在没有明码标价上:校外培训机构价格多不公开,甚至有个别机构现场手写价格。此前,还有在线教育机构随意涨价的现象。

  对价格的规范也是“双减”政策中的重要一环。根据北京市2021年12月31日发布的《管理办法》,按照国家“要区分线上和线下以及不同班型,分类制定标准课程时长的基准收费标准”的要求,根据国家规定的主要定价班型,确定了北京市线上、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的基准收费标准和浮动幅度。同时规定,培训机构可以在上述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标准基础上,在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确定具体收费标准。

  “拿不到许可证的机构2022年春季将无法招生,所以我们都一直在盯着。” 王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同时,登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的,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不得向出资人、设立人或者成员分配利润,肯定还是要严格按照政府指导价来收费。”

  记者发现,在北京此次发布的《管理办法》中没有对资金监管的相关细则。除了北京外,包括浙江、山东、广东、安徽等地均在2021年的12月份陆续发布了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指导价。在杭州出台的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实施办法中就对资金监管和退费有明确的规定:“机构自主在我市范围内选择一家银行开设唯一的预收费专用托管账户,专门用于收缴学员预付费用,机构向学员预收的费用须全部缴入本机构向机构注册地教育行政部门备案的专户中。机构预收费资金须由授权的托管银行进行托管,预收费资金采取计次销课和次日拨付方式进行监管。当学员向机构申请退费或部分退费时,机构应当按培训合同的退费约定立即启动退费程序。”

  “如果说教培机构拿到办学许可证是活下去的第一步,那转型一定是迫在眉睫的第二步,在教育产业链上下找生机成了各家最重要的事,未来,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以及课后辅导都将成为必争之地。”上述业内人士如此表示。(证券日报)

留下评论